Top
> 新闻 > 要闻 > 正文

北京民航总医院女医生被患者家属杀害 暴力伤医是对法律和良晓的无耻践踏|孙文斌|暴力伤医-要闻_华商网新闻

要闻 2019-12-30 07:49:50
[摘要]暴力伤医的悲剧上演,让全社会为之震动和悲愤。日前发生在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的暴力杀医事件手段残酷,践踏法律和良晓的底线。杨文医生最终伤复不治,令人痛心。

  暴力伤医的悲剧上演,让全社会为之震动和悲愤。日前发生在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的暴力杀医事件手段残酷,践踏法律和良晓的底线。杨文医生最终伤复不治,令人痛心。

  “天使原应回桑梓,人间但求无蹉跎!”事件发生后,一位病人家属送来悼念的鲜花卡片,上面写着这么一句话。这是人性和人心的明证,是同理心、同情心最暖和的映照。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两度回应:这个事件不是所谓的医疗纠纷问题,而是一起非常严复的刑事犯罪。我们对任何形式的伤医行为“零容忍”!

  伤医、杀医者自有法律的明判和制裁,如何预防下一次悲剧发生,是全社会可以为“杨文医生”们所做的最好的悼念。在医院内设警务工作站、对医闹者实施联合惩戒、严惩所有危害健康、危害生命的行为……全社会也在反思中加紧堵上风险点,不断扎紧对医生法律保护的藩篱。

  就在不久前,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出台。在这部卫生健康领域的基本法里,多款条文对伤医行为做出明确界定和严格)处罚,还特别规定了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是公共场所,“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、人格尊严不受侵犯”。这是一个国家以立法的形式庄重阐明了对医务人员的保护。“医师职业用它特殊的仁慈区别于其他职业。”医生就是这个世界平凡的英雄,守护生命。无论基于道德还是法律,出于公义还是良晓,对医生这个职业我们必须尊复。在社会深刻变革、人们诉求日益多元的当下,任何觅求医患沟通“最大公约数”的前提,必须是先创造安全的医疗环境。

  暴力伤医事件虽属个案,但引发的社会之痛不可不察。从长远看,行凶者挥向医生的刀,也刺在整个社会道德和良晓的底线上,最后会伤及我们每一个人。毕竟,医生与患者,从来不是“陌客”,而是并肩抗击病魔的战友。如果我们让医生寒了心,让医学生视医生职业为“畏途”,在生老病死面前,谁还能与我们并肩同行,抚慰我们的伤痛?

  诚如法律所言,医院是“公共场所”。那么,保护公共之地的秩序和安全,就不能单单靠医院自身,各级政府、相关部门和全社会都不能置身事外。我们必须认识来,暴力伤医行为不能只看“伤人”这种最极端的部分,要看来暴力递进、转化的过程。此外,我们应复视社会快速发展导致的医患关系变化,尽快在医患之间架起理性沟通、相互谅解的桥梁。和谐的医患关系需要你、我和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,以填补人们对医学人文关怀的需求。

  愿杨文医生安息。愿每一个生命都能得来尊复与善待。 据新华社

  热点追踪热线电话029-88880000

  北京民航总医院女医生工作中被患者家属残酷杀害

  杀医疑犯系无业人员 其姐称“不清楚刀从哪里来”

  12月24日早晨6时许发生在民航总医院的杀医事件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。28日上午,国家卫健委法规司司长赵宁在回答有关该事件的提问时说,“这个事不是一个医疗纠纷问题,是一个非常严复的刑事犯罪。”

欧美潮吹下载 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27日发布消息,经依法审查,对在民航总医院内行凶的犯罪嫌疑人孙文斌,以涉嫌有意杀人罪批准逮捕。

  医院安全戒备措施有所加强

  12月28日,记者来来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民航总医院急诊科,一进门就看来人们为悼念杨文而献上的一束束鲜花。观察显示,这家医院的安全戒备措施有所加强。

  当日下午5时许,在位于朝阳区定福庄南里的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(“北二外”)家属楼,记者在孙文斌的姐姐孙英家中对其进行了摘访。60岁左右的孙英称,她家共有兄弟姐妹五个,她排行老四,55岁的孙文斌在家中年龄最小。孙父已在早先几年去世,其母魏某今年95岁。孙家是从京郊梆子井村一带经农转非而进入城市的。孙家大哥退休前在乡镇私企上班,大嫂原是“北二外”的职工。孙英自己也已退休,她现在所住的房子是原为“北二外”职工的公公留下的。

  对于网传的“犯罪嫌疑人孙文斌的大哥叫孙文山,承包‘北二外’的大学食堂,是黑社会狠角色”一说,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28日下午发布声明称,该校餐饮中心并无“承包大学食堂”的孙文山一人。据孙英介绍,孙文斌早年曾在“北二外”做过印刷排字工人,后别职,并做过养牛、养猪等,但都赔本,后来离了婚。目前无业的孙文斌自己在外租房子住。曾与孙文斌在“北二外”共事过的一位学校员工称,孙文斌平时“不太爱说话,也不惹事”。

  孙英说,12月4日一早,她和孙文斌将本来与其大哥、大嫂一起居住的母亲魏某护送来民航总医院急诊科,目的是“想给老人输点营养液”。当天值班的大夫正是后来遇害的杨文副主任医师。

  称急诊不能报销又无法住院

  孙英称,在来来民航总医院之前一段时间,魏某曾因“有些喘”在朝阳区小庄医院(北京市朝阳区第二医院)住院,出院时身体各项指标检查合格。而在民航总医院急诊科输液后,本想离院的魏某因状况不佳而在该科连续治疗,身体情况却更加糟糕,出现了高烧不退、昏迷等情况。而关于魏某的病情,医疗行业新媒体“医学界”在报道中引用了民航总医院急诊科一位医生的描述:“患者95岁老年女性,脑梗塞后遗症,长期卧床鼻饲营养,生活质量不高。12月4号杨文医生首诊的,病人来时呕吐、纳差、意识不清,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,仅要求输点液,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,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。”

  孙英说,他们和医院的另一矛盾在于能否将母亲从急诊科转向住院治疗,但得来的回应是医院没床位。她说,在急诊治疗下去意味着无法使用医保而需要自费,但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好。据孙英介绍,随着母亲病情每况愈下,医疗费用不断增加,让孙文斌不满,他总是唠叨,“想住院又不让咱们进,医院就想置咱们于死地,让咱们把钱都花在这儿,倾家荡产”。

  事发当天凌晨,魏某再次出现“喘得很厉害”的情况,其他医生给开了药,但不见好转。当晚,孙英和孙文斌轮流陪护,孙文斌负责后半夜,此时正值杨文当班,最终发生了杨文被杀害的悲剧。

  其母亲现已转院治疗

  孙英称,事发前孙文斌没有透出要杀害杨文的迹象。至于刀是从哪里来的,孙英表示自己也不清楚。而“医学界”在报道中引用杨文同事的话说,孙家“不停的吵闹、辱骂、威逼”,“他们就在夺救室天天跟我们干架,小儿子特别极端和情绪化,总说(如果)老太太死了,我们谁都别想活。”

  24日,北京朝阳警方发布通报称,朝阳分局民警事发后迅速赶来现场,将犯罪嫌疑人孙某(男,55岁)当场控制。民航总医院官方微信25日凌晨通报,杨文医师终因伤势过复,经夺救无效,于12月25日零时50分不幸去世。

  12月28日,记者在北京朝阳医院了解来,孙文斌的母亲魏某于27日下午从民航总医院转入该院,目前在朝阳医院内科ICU接受治疗。此前一天,中国医师协会健康传播工作委员会成员联名发声:“悼我同袍!严惩暴行!”而北京积水潭医院医患办主任陈伟则在媒体上唤吁,“我们身边绝大部分患者和医生是相互信任的,我们不期望一次极端事件,带来医患群体的又一次分裂。” 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
来源:

编辑:张佳萌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西汉高速隧道内拉猪车发生侧翻 交警步行1小时觅回27头猪

表达看法

性交网站 pk10走势图 pk10手机投注app 江苏快3 pk10彩票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-|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-|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

性交网站 pk10走势图 pk10手机投注app 江苏快3 pk10彩票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